贝多就是大天使。

这里萌新☆~不久前才入CL,看到第二季某集就引发了这个神奇的想法~不喜勿喷w。

——前排卖萌1/1——
    今天……是病情加重的第十日了。——那该死的葡萄酒,一定是它。…………
  他前些天的工作场景还历历在目,那最新构造的乐章还没有填充好,更不用提出版。但此时,却已经瘫在床上。时间流好像被上帝操纵了一般,在自己的身上从中年时迅速来到了老年,原本银白色甚至还稍稍发挺的乱发此时毫无光泽,甚至还有些许枯干。生气一点点的在自身上流失。
  无力的躺在床上,十分费力的睁开了双眼。醒了的同时,也听到了窗外的暴雨声响,鼻腔之中涌进一股泥土的香气。虽然只有一个小缝,但也足够看见自己周围,瞥见了那“偷”钱的管家,还有,那个害羞的年轻人 。
仅剩的一点理智告诉自己——离死已经不远了。
  L·V·贝多芬甚至听得到死神在向自己微笑,在等着最后的那个时候,在即将合眼的那一刹那,朝着自己挥动镰刀,将灵魂收走。
  呼吸变得有些急促,胸腔起伏变得越来越明显,那死神来了。死神一步步向我走来了。
  “难……难不成……我,ludwig,就.....就这么去了吗?。”断断续续的说完这话语后,便开始了一阵急促的咳嗽,一团夹杂血腥味道的二氧化碳,从口中呼出。
  他的手攥紧了下面的床单,用全部的力量使眉毛紧皱。
  “前辈……”他抽泣着。
  虽然不能完全侧头去直视着极具天赋的年轻人,耳朵让他听见,细微的声音,别人不能听见的东西,不能感受到的一切的一切,上帝赐给自己的,最完美的器官。它,让贝多芬与上帝沟通,与他心连,感知着他的声音,让他听见别人所不能触及的——这已经足够了。
  在这有限的时间当中,脑海中闪过各种片段,从出生到现在,从幼年到成名,从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到脾气暴躁轮起东西就砸人的音乐家……匆匆闪过。
  好像又回到了以前,重新活了一遍。
  所有拼图似的记忆,不留情的破碎了。又重组起来,不过不是记忆了————而是人。
突然发白,眼睛不由得再次眯成一条小缝,等待着这白光的消散。
  看清楚了,清楚了。他的身形一点点的清晰起来,那让自己熟悉的卷发,那一口浓厚正式的国语,那抹微笑。
  “路德维希,来吗?跟我一起,去那里。”
  不知何时,灵魂好像已经从躯体中脱出,解放了久经折磨的身躯,这具躯体,这其中的灵魂啊。——
  “老师……抱歉。学生虽然很想跟您一同前往那圣地,但是……请,允许我和他们再告个别。”仰头看着那真正的天才,生来就站在顶端的男人,可眼中,并没有任何畏惧。
  “去吧,我会等你。”
等贝多芬回神之时,只见又重新回到了这肉体之中。痛楚让我意识到,他还活着,他回来了。
  艰难的坐起身来,尽管是有那个人在旁边扶着。
  “咳……咳咳。我...命运已经让我走到极点,还请你们不要伤心,不要难过。这是必然的。这么多年,与音乐相伴的日子,我很充实。……还有你,弗郎茨。不要因为我的离去而伤心。……”
  在面庞上留下了那最后一抹微笑,衬着突然来临的一声巨雷。
  灵魂再次脱出身躯,朝着那天空中飘去。远处,那人伸出来一只手,拉着他。一齐飞升。
  老师啊……感谢你抽出时间来等我。
   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看那间房,恍惚之中好像又听见了那人的抽泣。

评论

热度(2)